琐事

今天我用了“终于”来和朋友提到下周要搬家的事情
虽然一下子负担要大了 但我也有找工作了不是么
会辛苦我知道
我已经和去年的我不一样了 很多地方都改变了 我知道
多少次 月月和朱姐叫我和她们一起租房子 都想着不能让她一个人留下来
年初一起找房子 其实也就一起看了一次sakura house
有时候我想 或许她是不想和我一起住 而我却在凑上去要和她在一起
当我安稳下来的时候 她说要搬家
她那纤细到我忍受不了的神经 让她无法忍受周围的蟑螂
我仍在那里考虑 是不是告诉她 我们可以一起搬出去 大家也可以分担点搬家的费用 她已经一个人付了定金把房子租好了
朱姐那里空关的一个房间 在我心里已经是内定
但是我还是相信 她是愿意我们在一起的
直到我说 我决定和你一起住 她先说好 又发来邮件说 我觉得我那里还是太小了 住不了两个人 要不你先去看看
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知道 这个人 从头到尾 不过是客气
所以月月才一直说我是傻子
看房子之前已放弃了 连丝毫的不舍得都不再有
我在她的新家里 看着陌生的她 仿佛这是我的新邻居一般
晚上去了朱姐家里 房子条件很不错 房租其实也还算可以 虽然路远了点 偏僻了点 但我喜欢的塌塌米的房间 喜欢的大大的收纳空间 喜欢的采光
即使阳台小了点 即使晾衣服很不方便 即使又要重新去适应一个人 我这次决断地很快
我看得出来 当我说完我的搬家决定 说完我房子的条件以后 她的不快
我不知道我又说错了什么
我无法应付她的脾气 所以我躲避 我住去朋友家 我寻找新的朋友 我自己出去找乐子
原来她搬家 还想为她帮帮忙 而她一副距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我不想自讨没趣
我只是觉得 之前无数次我放弃搬家 无数次我想正式要说搬家最后都放弃 那是多么的愚蠢 到头来 别人是个公主 而我不过是个跟班
我真的是相信 这辈子一些人彼此分开了就永远无法相见 一些人当时很爱以后会慢慢淡忘 一些人曾经说恨他一辈子却渐渐释怀
时间 一点点改变着一切 一点一点的
我只知道 她很清高 没有来由的
以前有人和我说 你的朋友是那鼻子看人的 她为什么那么骄傲 果然是因为年轻么 还是因为没有遇到过任何挫折
那个时候我说 她很随和的呀 就是有时候有点凶 有时候而已
那似乎还是初冬 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我们曾经那么好
我有时候真的把她当做家人来依靠和信赖
但或许 我错了
朋友 永远都是最初的最好
当你长大成人以后 你所遇到的人 都已经不同了
不是她不好 有着坏心眼
只是 我们正好是看着适合 却又不适合的人
我看着敏感纤细 有时候却大大咧咧和我那天才哥哥一样
而她真的是很纤细很纤细 到了一种我觉得可怕的程度
果然还是粗线条的人比较适合我
我那些朋友中 最好的几个 有哪些是有P话不直接说的 都是直接到可以砸死人的那种 就算有时候会有点小内敛 过去了也就忘记了 不会敏感到分析别人的话 至少同性的不会

终于要搬家了
可以有自己的空间 可以有安静的睡眠时间 可以有醒来在自己的家里的感觉的房子
要换上水玉的窗帘 水玉的小灯 昏暗的夜晚 那才是我的房间
慢慢的 可以养些植物 然后添置点喜欢的东西进去
那就是 家
安静 稳馨 只有我自己的味道 我自己的调调

上帝说 过三天 一切都会变好
[PR]
by hinoto_vaz | 2006-09-02 03:18
<< 喜欢的诗 引越を決定する >>